烈士家属20万抚恤金被大冶公安干警夏失滔骗走求助信

我叫余涛(身份证号:420281198601026155),湖北省大冶市陈贵镇余洪村人,15年我的家庭出了一件几乎轰动大冶市的大事,我弟弟余康在四川卫星发射中心牺牲了,年仅26岁。一个农村娃,22年岁之前大学毕业到部队当兵没有任何的污点,在部队已经是三期士官,一切都是看似前期美好的时候,因为卫星发射火箭临时要加一节,我弟弟在卫星发射台与其老班长三人在解开抱着火箭的金属圈时因为担心金属圈掉下去用手去拉被带了下去。我和我爸妈本来不想活着回来大冶,卫星发射中心的领导苦口婆心地劝慰,中央军委也发文妥善处理。当时因为我弟弟在部队表现优秀,三期士官,又有6险一金。所以赔偿了一点钱。如果20万全部落入大冶市110指挥中心指挥长夏失滔的口袋了。

本来我们家与夏失滔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我舅舅曾经在夏失滔产权所有的幼儿园当司机,夏失滔的老公刘建生与我舅舅又是大冶市粮食局认识的。一来是夏失滔以公安局民警的身份出现,二是我家里人在万分悲痛中头脑浑浑噩噩被夏失滔巧言话语欺骗借款20万给她。谁知道她早在2014年就与邮政储蓄银行有借款就换不清了。2015年至今已经2年有余了,这期间我们家人一起去找过夏失滔多次,每次她都是承诺又每次都是不履行承诺。也有一段时间我们家没有去找夏失滔,总是认为她是公安民警不至于会到连烈士赔偿款都霸占的地步。但是找她多了,夏失滔开始不接我爸妈的电话,她只接我舅舅的电话,我爸妈本来身体就不好,自从我弟弟出事身体变得更差,我爸被夏失滔气得出现急性呕吐而送进医院,期间没钱动手术夏失滔也是一分钱不给。在万分不得已下,我找过纪检委举报夏失滔,纪检委检验起诉,我们家人在今年的5月份开始起诉夏失滔。不起诉不知道,到如今像是掉进一个更大的坑了,夏失滔自从14年底开始就大量借债,银行的欠款都是申请优先赔偿。夏失滔将大家一起引到法院处理,每年给予法院30-50万来集中处理她所有的官司。她在大冶市湛月艺术幼儿园也转到了她儿子徐钧智的手里。她儿子在武汉买了房,买了一辆几十万的车资金来由不明。

国家在倡导诚信,我不知道夏失滔的行为是不是犯了仅仅是民事,如果是民事,像我家这样的滴着鲜血的金钱夏失滔是否可以先给到我们。我爸妈身体很多病痛也没有钱去医治,我的婚姻也在每日的纠纷与折磨里破裂了。我弟弟为国家牺牲,记三等功。我也想死,我如愿为国家牺牲性命,但是我不想为了杀死夏失滔而偿命。如今夏失滔10月份左右就要退休了,退休后她还是可以享受到退休金等待遇,她每个礼拜在公安局上班都是上24个小时连着休息两三天,只要是去公安局找夏失滔要钱的一般门卫都不让进,我曾经在公安局门口蹲守夏失滔很多次都一次也没有碰到她的人,求大家帮帮我,为了生的人也了牺牲的人。我的电话是18171167218 (余涛)

消失的1600万

我是余涛涛,谢谢大家关心。首先我说这件事全部是真实的。另外夏失滔是大冶110指挥中心工作(职位可能是指挥长),她的姐夫在大冶人民法院当官,她的前夫在人民检察院当官,夏失滔伙同前夫的儿子徐钧智(曾用名:徐夏)大肆借款,累计祸害家庭36个,借款金额达到1600万元,其中在下陆邮政银行借款200余万,被下陆人民政府起诉到下陆人民法院,下陆人民法院在淘宝网上竞拍夏失滔的幼儿园,但是最后流拍了,大冶的受害者后来起诉到黄石中院及武汉的高院,这样才将包括下陆邮政银行在内的所有案件发送到大冶人民法院来处理。目前夏失滔就一个幼儿园估值约500万,其名下隐藏财产却谁也不愿意去查,据知道信息的人透露夏失滔给其子徐钧智购买豪车豪宅,给其女儿也买了房,但具体位置不知道。夏失滔曾经被下陆法院强行抓过去几天,但立马就被某领导派车给接了出来,有人在卖屋给夏失滔还债,有人还是亲属车祸的赔偿款,我们家的是我弟弟余康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牺牲国家给的抚恤金,我弟弟26岁牺牲,是总装部26军下一名3期士官年年获得优秀士官,是为了保护卫星不受损牺牲的,但是夏失滔及其家人的做法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原谅。

全中国最牛逼的老赖,没有之一

全中国最牛逼的老赖,法院传票不理睬,法院判决不到场,亲生儿子和她一起借钱洗钱,法院的官司36起共计1600余万,法院领导见到她还要说“夏主任啊,这下不好办了,债主们都联合起来告了”,拒不还钱,既没有被拉入失信人黑名单,也没有失去行动自由,还恐吓受害人是教会别人做人,这个人渣就是原黄石大冶市110指挥中心主任夏失滔。

这个世道,这个法律

夏失滔已经不要脸了,但是感觉我们这些受害人还是不情愿和她撕开脸,我们家去告夏失滔之前还和她说了一声,她说什么你要告就告吧,告了我还是会给你钱的。后来一次质问她时她说什么你竟然告了就找法院还找我干什么。我在网上发贴,夏失滔一次打电话给我舅舅,在电话里哭了,说是把她的工作搞没了,她只是一时困难又没说不给。现在又是退休了,我真不理解这是个什么世道,也不理解这到底是哪个人的法律。

我不想整死夏失滔,但是每次心软一点,退一点,这个混蛋又变脸了。

也许有些人的手的确可以遮天

事实就摆在这里,但是就是没有任何行动,也没有任何强制措施,该受惩罚的人任何在逍遥自在,在痛苦的泥潭里挣扎的人仍然就由他挣扎。上天说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这个石头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可以落地。也许有些人的手的确可以遮天。

尘埃迟早会落定

证据,这也是证据,没有人愿意不工作不上班,天天去法院要求拍卖夏失滔的财产,是石头总要落地,做错了事就会有人承担,我也为自己的言行随时做好了承担的准备,只求“尘埃落定”那天早点到来。 ​​​​

前天是重阳

前天是重阳,我写了好久,却怎么也写不全一篇文章的文章,余康,我不能去想你,就像咱爸说的那样,只能去恨你,恨你,这样一家人才会继续活下去 ​​​​

人要讲得信用

这几天肩胛骨地方总是有酸痛的感觉,很有可能是颈椎问题,我今天31,做的电商网站推广的工作,每天都要在电脑面前坐上8个小时以上,每天都有时间去写写夏失滔诈骗的事情,总有一天很多人可以知道真相,也有可能使得装睡的人可以醒过来,我没有想过去拿我弟弟牺牲的钱去享受,我目前为止用的钱都是自己赚的,如果可以,能要回钱我情愿捐给需要的人也不给骗子。我母亲55岁了,每天三班倒在餐馆给人家洗盘子获得2000块/月的收入,我父亲55岁还在江西帮人修古建做木工,我就不明白,你夏失滔领取的是国家的俸禄,退休后每个月还有几千块钱的工资,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家人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没有什么背景,没有任何支撑,这是你欺负我们家庭的理由吗,这是你对一个烈士家属应该做的事吗,我弟弟是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塔架上牺牲的,他是为了防止抱住火箭的金属圈脱落砸到下面的人用手去拉被带下去的。我的父亲之前在矿山做事时,底下点燃炸药,人都去躲避时,有个年轻的运矿司机不知道情况下去,我父亲沿下路连滚带爬下去把他拉了上来。我老家乡村邻家的小孩只有几岁刚会跑,从水塘边一下就突然栽了进去,当时周围没有就我在门口看到,就冲到水塘里跳下去下水摸到孩子给捞了上来。我不知道我们家做了什么孽,要受到如此惩罚。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希望你说一句算一算早点还钱。你不还,我也不会放过你,一定和你死磕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