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冶人民法院到底在做什么?

朋友们!早上好!我们夏失滔这个案子在大冶凭我们到各个机构送材料告夏,他们有的推,有的托,凭我的感觉在大冶跑是徒劳的,我们的案件在法院判决了,昨天把材料送达到大冶纪委,纪委不收,法院又不执行又不调查查封夏的房产和别墅,,法院我越看越是替夏说话的,因为法院前天叫你们几个莫天天到法院去,前天我们去黄石的几个人,昨天突然到法院去了,法院的李海江就把夏找去谈话,我们在陈正纯法官调解室把我们所有债主名字看了一片,只有名字没留电话,叫陈把电话留下来叫了几次他总是不留一拖再拖,这也是在包庇夏,案子移交到他手上,第一是姓名、住址、联系电话、金额、某某时间这个都是要留的,叫陈写电话号码,陈总是在玩手机或看视频..

法院违法监管追责难

十八大以来, 公正司法的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依法治国已深入人心。百姓寄依法治国之大政,期待“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但是,在如此的大好形势之下,执法者的违法违规行为,得不到纠正、惩处,引起百姓,对依法治国、公正司法产生质疑。

特别是在14年后,中央政令不许党政、人大、政协插手已在司法程序中的案件后。百姓对执法者的违法违规行为的举报难于上青天。即就是举报了,也是法院系统的纪委对其下级的不法不规行为自查自纠自处罚, 有名无实。

可是他们无视政令,顽固对抗,特别是对经过审委会违犯法规错判的案子无法追责,使错判的案子有错不纠,或继续维持错误判决。

如:咸阳法院的“九年十审”就是一个十分典型的案例,此案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言:“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但一些案件的处理,就偏偏弄得是非界限不清楚。”此案的合同公章经公安局鉴定是假的(当事人多次申请法院鉴定法院不予采纳), 所借的款项账上没有, 款是怎么借的借款人和被借款人各执一词三种说法,法院还按转账说法前去银行查询, 银行给出的结论是: 此人在此并无开户​。明明是借款事实根本不存在的虚假诉讼, 就这, 咸阳两级法院五次判借款成立! 判决未生效,就违法执行。八审历时一年零四个月,九审历时一年零八个月,严重超审限。2014年元月, 省高院发回重审后,也就是八审, 案卷在秦都法院失踪半年找不到。

之所以这样那样拖延时间百般刁难不予纠错,其目的是为保他们自身声誉不受影响,维护他们的“圣名”, 坚持错误的判决, 避免承担责任。

类似这样的案件在现实中屡见不鲜,蒙冤的百姓怨声载道, 更为严重的是引起人民对党的依法治国大政失去信心,严重影响党和政府在百姓心中的形象。

因此,强烈建议相关部门完善对执法者违法违规的监管和追责制度。真正落实有错必纠,严格执法,公正司法,执法为民。​​​​

夏失滔还钱了吗?

这些天,我在网上发布夏失滔借钱不还的事实,很多网站只要看到“公安干警”+“欠钱不还”的信息就认为是散播谣言立马封掉账户和删除信息。夏失滔是个干警,我不知道她的具体职位,因为她借钱太多去公安局讨债的人太多,公安局大门的门卫只要是听说找夏失滔就不让人进去。我们借钱给夏失滔是因为她穿着警服找到我们,在我们内心里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借钱给她会有保障。再则,我们借给夏失滔的钱是现金,不是投资给她,几十万的现金交到她的手里,到今日为止,夏失滔没有任何的还款计划更谈不上实际行动,有的是口头承诺和欺骗。
夏失滔马上就要退休了,退休了很多部门就可以不管了,但是即使夏失滔退休了,她借大家的钱全是在她当值时借的。

黄石大冶市公安干警夏失滔千万借款案记者调查

大冶公安民警夏失滔,身份证号:420221196212070026 实属大冶市公安局一名在职民警,目前受害家庭有36个,随着法院控告的增加,受害家庭还会继续不断地出现,借贷金额从10万至30万不等,有的人讨债已经5年了,夏失滔从始至终一分钱也不给。请广大大冶市民注意转发,此人年纪55岁,被骗的基本都是50-70岁左右不懂互联网与法律的人群段,这类人群平时不会上网也不懂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的区别。一般为我们的父母辈或者爷爷奶奶辈,有些已经受骗的人为了要回金额帮助夏失滔在借款致使受害人数在不断增加,另外夏失滔借钱毫无底线和标准,只要之前和她打过交道或者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夏失滔都会开口借钱。听在其儿子徐钧智(曾用名徐夏)创立的大冶市中远防水工程有限公司(已是个空壳)上过班的员工讲,夏失滔拖欠他几个月的工资都没有给。也有受害者讲述,夏失滔目前已将所有资产转移,称其在武汉有别墅及黄石大冶市区有房产,请有关部门核实。夏失滔在大冶的两处房产已经被查封,大冶市湛月艺术幼儿园是夏失滔个人私有财产,也请相关部门查询落实。

目前大冶受害人名单有:刘青 周欣 柏银川 吴春英 肖雪琴 查友三 黄美容 殷翠兰 刘胜 夏秀容 余良益 梁文英 吴丽萍 刘玉婷 曹秋实 万福英 刘昌玲 黄水中 殷德祥 刘文俊 冯素珍 肖玉玲 郑金玉 吴细萍 桂菊兰 万福英 刘昌玲

法院受理金额汇总为:壹千陆百万元(不包括未到法院起诉的)

另外夏失滔的儿子徐钧智也参与借款,其参与的公司有大冶市中远防水工程有限公司(空壳),大冶市福佑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注销)。夏失滔名下有大冶市展姿服装厂(倒闭),大冶湛月艺术幼儿园(转手经营)。从法院判决书和夏失滔近期疯狂借贷的笔数及手法来看,似乎有诈骗的痕迹。另外据知情人讲述,夏失滔再有几个月就从大冶市公安局退休了,这使人很难不去想象夏失滔如此疯狂借贷不是趁退休前大捞一笔为退休后的享受做准备。在此,恳请大冶市公安局局长林海峰同志可以壮士断腕的精神调查局里同志夏失滔,还广大受害家庭一个公道,给大冶的父老乡亲一个说法。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黄石市分行与夏失滔、刘建生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黄石市分行与夏失滔、刘建生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黄石市下陆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鄂0204民初456号
原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黄石市分行,住所地:黄石市白马路1号3-109号、3-202号、3-302号。
负责人王强,该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石磊,该行职员,系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张盼盼,该行职员,系特别授权。
被告夏失滔。
被告刘建生。
原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黄石市分行(以下简称邮政银行黄石分行)诉被告夏失滔、刘建生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张刚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邮政银行黄石分行的委托代理人张盼盼、被告夏失滔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刘建生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邮政银行黄石分行诉称,2013年8月31日,夏失滔与邮政银行黄石分行签订个人额度借款合同及个人最高额抵押合同。夏失滔以其房产为该笔借款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抵押登记。后邮政银行黄石分行依约发放贷款2700000元,但夏失滔未按期履行还款义务,且夏失滔与刘建生系夫妻关系,刘建生对该笔借款应承担共同清偿责任,经邮政银行黄石分行多次催收未果。邮政银行黄石分行为维护其合法权益,请求依法判令:1、被告立即偿还原告借款本金2212898.69元和截止到2016年5月24日逾期利息及罚息139991.32元(后续利息和罚息请法院依合同约定利率计算至借款本息全部偿还之日止),并向原告支付违约金135000元;2、原告就处分被告为上述债务提供的抵押物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3、被告刘建生对该笔借款承担共同清偿责任;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及执行中所涉全部相关费用。
原告邮政银行黄石分行为支持其诉讼主张,提供如下证据材料:
第一组证据,原告营业执照、负责人身份证明、身份证,该组证据拟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
第二组证据,被告的身份证、结婚证,该组证据拟证明被告的主体资格。
第三组证据,个人额度借款合同、个人最高额抵押合同、抵押物房产证、他项权证、借款支用单、借据,该组证据拟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原告对抵押合同中约定的房产享有优先受偿权。
第四组证据,明细表,该组证据拟证明被告存在违约事实。
第五组证据,照片,该组证据拟证明原告已履行催收义务,被告拒绝还款。
被告夏失滔辩称,对原告的诉请无意见,但是因为现在经济下行,造成资金紧张,希望原告能给予时间调解。
被告夏失滔未向本院提供证据材料。
被告刘建生未予答辩。
被告刘建生未向本院提供证据材料。
因原告邮政银行黄石分行提交的证据与本案事实相关联,其证据的形式和来源合法,证据内容真实,被告夏失滔均无异议且被告刘建生在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交任何反驳证据,故对原告邮政银行黄石分行提交的证据,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13日,夏失滔(甲方)与邮政银行黄石分行(乙方)签订个人额度借款合同,合同约定:1、本合同项下授信额度为2700000元,在额度支用期内,甲方可以循环使用上述额度;2、额度存续期最长为10年,自2013年8月31日至2023年8月31日;3、甲方发生本合同约定的违约情形的,乙方有权根据情节轻重调整、减少、暂停或终止本合同项下授信额度金额及额度支用期,并要求甲方支付本合同金额5%的违约金,要求甲方承担乙方因实现债权而发生的各项合理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财产保全费、执行费、仲裁费、律师代理费、差旅费、评估费、拍卖费等)。同日,夏失滔(甲方)与邮政银行黄石分行(乙方)签订个人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约定:1、为确保夏失滔与乙方于2013年8月31日签订的个人额度借款合同及项下各单项业务合同的履行,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甲方与乙方双方经协商一致,甲方愿意提供金额为人民币7212000元的最高额抵押担保。本合同项下担保债权确定的期间为2013年8月31日至2025年8月31日;2、甲方以本合同附件1抵押财产清单所列之财产设定抵押(即大冶市东岳路办事处湛月路北侧湛月花园X号房屋);3、本最高额抵押的担保范围为债务人在主合同额度存续期内,在主合同项下发生的各项信贷业务的本金,因上述信贷业务发生的利息(包括复利和罚息)、违约金、赔偿金、债务人应向乙方支付的其他款项、乙方为实现债权与担保权利发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财产保全费、差旅费、执行费、评估费、拍卖费、公证费、送达费、公告费、律师费等)。后邮政银行黄石分行依约向夏失滔发放贷款2700000元,夏失滔随后偿还部分贷款,邮政银行黄石分行多次催款未果,为此双方发生纠纷。
另查明,1、截至2016年5月24日,夏失滔下欠本金2212898.69元,逾期利息及罚息139991.32元;2、夏失滔与刘建生系夫妻关系。
本院认为,本案系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原告与被告签订的个人额度借款合同、个人最高额抵押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均有法律约束力。原告按约履行了全额放贷义务,而被告夏失滔在收到贷款后未按约履行还款义务,其行为已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故对原告要求被告夏失滔偿还本金及利息、罚息、违约金的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原告要求被告刘建生承担共同清偿责任的请求,因夏失滔与刘建生系夫妻关系,且夏失滔的借贷行为在婚姻存续期间,故对该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原告要求支付违约金的请求,因双方合同已进行约定,且符合法律规定,故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原告提出处分被告夏失滔、刘建生提供抵押物所得价款优先受偿的请求,因双方已签订抵押合同,并办理抵押登记,其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故本院依法予以支持。故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零一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夏失滔、刘建生共同偿还原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黄石市分行借款本金2212898.69元、逾期利息及罚息139991.32元(暂计至2016年5月24日),并支付自2016年5月25日起至借款本息全部偿还之日止按个人额度借款合同约定利率计算的利息、罚息。
二、被告夏失滔、刘建生共同向原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黄石市分行给付违约金135000元。
三、原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黄石市分行对被告夏失滔、刘建生提供的抵押物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上述给付义务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履行完毕。
如未按本判决书规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诉讼费13352元(已减半收取),由被告夏失滔、刘建生共同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交纳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6704元,款汇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农行黄石分行团城山支行,户名: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7×××18。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张刚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八日
书记员  杨洋

申请执行人李继忠与被执行人夏失滔、刘建生、徐钧智(曾用名徐夏)、陈仕文、李名忠、大冶市圣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执行裁定书

申请执行人李继忠与被执行人夏失滔、刘建生、徐钧智(曾用名徐夏)、陈仕文、李名忠、大冶市圣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执行裁定书
黄石市黄石港区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5)鄂黄石港执字第00171-3号
申请执行人李继忠。
被执行人夏失滔。
被执行人刘建生。
被执行人徐钧智(曾用名徐夏)。
被执行人陈仕文。
被执行人李名忠。
被执行人大冶市圣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大冶市东风路办事处新冶大道黄四申。
法定代表人李名忠,董事长。
申请执行人李继忠与被执行人夏失滔、刘建生、徐钧智(曾用名徐夏)、陈仕文、李名忠、大冶市圣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作出的(2014)鄂黄石港中民四终字第00096号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申请执行人李继忠于2015年4月8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本案在执行过程中,已对被执行人夏失滔名下房产进行评估、拍卖,经本院依法调查查明被执行人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也未提供被执行人的可供执行财产线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申请执行人李继忠与被执行人夏失滔、刘建生、徐钧智(曾用名徐夏)、陈仕文、李名忠、大冶市圣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二、本案未执行标的1114573.64元(含执行费),申请执行人可在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后,向本院申请恢复执行。
本裁定一经送达,即发生法律效力。
执行员  李学光
执行员  叶 伟
执行员  赵汉卿
二〇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李 颖

原告李梅蕊与被告夏失滔、陶顺宏、第三人熊珊珊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民事裁定书

原告李梅蕊与被告夏失滔、陶顺宏、第三人熊珊珊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民事裁定书
黄石市黄石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鄂0202民初517号
原告李梅蕊,居民。
委托代理人朱亚、张苗,湖北元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夏失滔。
被告陶顺宏。
第三人熊珊珊。
本院在审理原告李梅蕊与被告夏失滔、陶顺宏、第三人熊珊珊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原告李梅蕊于2016年4月29日向本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要求冻结被告夏失滔、陶顺宏的银行存款人民币400000元或者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财产,并已提供担保。
本院认为,原告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二条、第一百零三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冻结被告夏失滔、陶顺宏的银行存款人民币400000元或者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财产。
本裁定书送达后立即执行。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收到裁定书之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向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也可以直接向本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停止裁定的执行。
审 判 长  代雯莉
人民陪审员  傅靖宏
人民陪审员  杜惠英
二〇一六年五月三日
书 记 员  梅 千

李梅蕊与夏失滔、陶顺宏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李梅蕊与夏失滔、陶顺宏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湖北省黄石市黄石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鄂0202民初517号
原告:李梅蕊,居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亚,湖北元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苗,湖北元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夏失滔,居民。
被告:陶顺宏,居民。
第三人:熊珊珊,居民。
原告李梅蕊与被告夏失滔、陶顺宏、第三人熊珊珊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梅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苗、被告夏失滔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陶顺宏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告李梅蕊于2016年8月10日向本院申请撤回对第三人熊珊珊的起诉,本院依法予以准许。
原告李梅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夏失滔偿还原告借款人民币312000元及利息(该利息以人民币312000元为本金,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从2015年9月1日起计算至本金实际清偿之日止);2.被告陶顺宏为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事实和理由:2015年1月,被告夏失滔向原告借款,月利率2%,原告遂将借款付至被告夏失滔指定的第三人熊珊珊账户上。借款出借后,被告夏失滔向原告偿还了部分借款,双方于2015年8月31日进行了重新对账,被告夏失滔确认差欠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312000元,被告陶顺宏自愿为此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原告多次向被告催讨还款均无果。
被告夏失滔辩称,原告在起诉状中陈述的事实有部分是不属实的。2015年8月31日,被告夏失滔与原告进行了对账,并向原告出具了一张欠条,欠条载明:“1.2015年4月31日至2015年8月31日欠原告利息112000元;2.借原告本金20万元;3.陶顺宏欠原告人民币15600元,注明此款由夏失滔代付,还款时间为9月20日”2015年9月8日,原告找到被告陶顺宏让其作为担保人在欠条上签字。后来由于经济下滑,被告无力偿还债务,2015年年底,原告又让被告夏失滔出具了一张借条,但其并未将2015年8月31日出具的欠条还给被告夏失滔。被告夏失滔实际欠付的借款本金不是人民币312000元。
被告陶顺宏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且其在
本院规定的举证期限内并未提交任何证据材料,因此,视为其自行放弃答辩、举证、质证的权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提交的招商银行交易流水能够证明原告于2015年1月22日向被告夏失滔指定的熊珊珊的银行账户转款人民币752000元的事实,本院对该事实予以确认;2.原告提交的欠条和借条能够证明原、被告双方分别于2015年8月31日、2016年1月10日对本案所涉借款欠付的本息进行了结算的事实,本院对该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1月,被告夏失滔向原告李梅蕊借款人民币80万元,双方约定借款月利率为2%。原告李梅蕊同意借款后于2015年1月22日将借款本金人民币75.2万元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至被告夏失滔指定的熊珊珊的银行账户。2015年1月22日至2015年4月21日期间,被告夏失滔向原告李梅蕊偿还借款本息共计人民币60万元(其中包含原告李梅蕊于2015年1月22日向被告夏失滔出借本金人民币80万元时预先扣除的三个月利息共计人民币4.8万元)。从2015年4月22日起,被告夏失滔再未向原告李梅蕊还本付息。2015年8月31日,原告李梅蕊与被告夏失滔进行结算后,当日被告夏失滔向原告出具了一张欠条,该欠条载明:“1.欠李梅蕊利息款壹拾壹万贰仟元整(时间2015年4月21日至2015年8月31日止),具体见结算清单;2.借李梅蕊本金贰拾万元整;3.陶顺宏欠李梅蕊人民币壹万伍仟陆佰元整,此款由夏失滔代付;还款时间9月20日”。被告陶顺宏于2015年9月8日在该欠条上注明:“以上全额担保,陶顺宏”。此后,被告一直未向原告还本付息。2016年1月10日,原告李梅蕊与被告夏失滔再次进行了结算,当日被告夏失滔又向原告出具了一张借条,该借条载明:“今借到李梅蕊人民币叁拾叁万元玖仟伍佰元,约定月息贰分(此借条是建立在2015年8月31日的欠条基础上,本息合计转为本金叁拾壹万贰仟元整,同时2015年9月1日至2016年1月10日的利息贰万柒仟肆佰陆拾玖元柒角贰分)”。
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关于本案借款本金的具体数额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的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因此,本院认定原告实际出借给被告夏失滔的借款本金数额为人民币75.2万元。在庭审过程中,原告承认被告夏失滔已向其还款人民币60万元,但该笔款项中包括原告预先扣除的三个月利息人民币4.8万元,被告夏失滔实际还款人民币55.2万元。被告夏失滔主张该笔还款系偿还的借款本金,而原告辩称双方对于还款方式未作约定的情况下,应按照先息后本的还款方式进行计算。根据被告夏失滔于2015年8月31日出具的欠条内容可以反映,原、被告双方进行结算时已认可被告夏失滔还款人民币55.2万元系借款本金的事实。故截止至2015年8月31日,被告夏失滔尚欠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20万元,利息人民币105280元(75.2万元×2%×7个月)。由于原告与被告夏失滔于2016年1月10日进行结算时,双方约定将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转为本金,且被告夏失滔又重新出具了借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故截止至2015年8月31日,依法可以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的利息数额为人民币105280元。本院认定本案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的借款本金数额为人民币305280元。因此,被告夏失滔除应偿还剩余借款本金人民币305280元外,还应以人民币305280元为本金,从2015年9月1日起至本金还清之日止,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支付利息。被告陶顺宏在被告夏失滔于2015年8月31日出具的欠条上签名并注明“以上全额担保”等字样的行为应视为其自愿为被告夏失滔的债务承担保证责任,由于保证人未注明保证的方式,故被告陶顺宏作为本案债务的连带责任保证人,应依法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夏失滔、陶顺宏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连带偿还原告李梅蕊借款本金人民币305280元及利息(以人民币305280元为本金,从2015年9月1日起至本金还清之日止,按月利率2%计算)。
二、驳回原告李梅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夏失滔、陶顺宏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635元、财产保全费2520元,由原告李梅蕊负担1831元,被告夏失滔、陶顺宏连带负担732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635元,款汇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农行黄石市分行团城山支行,户名: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帐号17×××18。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代雯莉
人民陪审员  傅靖宏
人民陪审员  杜惠英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潘晓倩

申请执行人李梅蕊与被执行人夏失滔、陶顺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执行裁定书

申请执行人李梅蕊与被执行人夏失滔、陶顺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执行裁定书
湖北省黄石市黄石港区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6)鄂0202执822号之一
申请执行人李梅蕊。
被执行人夏失滔。
被执行人陶顺宏。
申请执行人李梅蕊与被执行人夏失滔、陶顺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作出的(2016)鄂0202民初517号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申请执行人于2016年11月14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本案在执行过程中,经调查被执行人夏失滔、陶顺宏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也未能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的线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九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申请执行人李梅蕊与被执行人夏失滔、陶顺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二、本案未执行标的额411318.44元(含执行标的、案件受理费、执行费及利息),申请执行人在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后,可向本院提出申请恢复执行。
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长  李学光
审判员  桂 鹏
审判员  盛永济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李 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