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梅蕊与夏失滔、陶顺宏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李梅蕊与夏失滔、陶顺宏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湖北省黄石市黄石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鄂0202民初517号
原告:李梅蕊,居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亚,湖北元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苗,湖北元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夏失滔,居民。
被告:陶顺宏,居民。
第三人:熊珊珊,居民。
原告李梅蕊与被告夏失滔、陶顺宏、第三人熊珊珊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梅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苗、被告夏失滔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陶顺宏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告李梅蕊于2016年8月10日向本院申请撤回对第三人熊珊珊的起诉,本院依法予以准许。
原告李梅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夏失滔偿还原告借款人民币312000元及利息(该利息以人民币312000元为本金,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从2015年9月1日起计算至本金实际清偿之日止);2.被告陶顺宏为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事实和理由:2015年1月,被告夏失滔向原告借款,月利率2%,原告遂将借款付至被告夏失滔指定的第三人熊珊珊账户上。借款出借后,被告夏失滔向原告偿还了部分借款,双方于2015年8月31日进行了重新对账,被告夏失滔确认差欠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312000元,被告陶顺宏自愿为此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原告多次向被告催讨还款均无果。
被告夏失滔辩称,原告在起诉状中陈述的事实有部分是不属实的。2015年8月31日,被告夏失滔与原告进行了对账,并向原告出具了一张欠条,欠条载明:“1.2015年4月31日至2015年8月31日欠原告利息112000元;2.借原告本金20万元;3.陶顺宏欠原告人民币15600元,注明此款由夏失滔代付,还款时间为9月20日”2015年9月8日,原告找到被告陶顺宏让其作为担保人在欠条上签字。后来由于经济下滑,被告无力偿还债务,2015年年底,原告又让被告夏失滔出具了一张借条,但其并未将2015年8月31日出具的欠条还给被告夏失滔。被告夏失滔实际欠付的借款本金不是人民币312000元。
被告陶顺宏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且其在
本院规定的举证期限内并未提交任何证据材料,因此,视为其自行放弃答辩、举证、质证的权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提交的招商银行交易流水能够证明原告于2015年1月22日向被告夏失滔指定的熊珊珊的银行账户转款人民币752000元的事实,本院对该事实予以确认;2.原告提交的欠条和借条能够证明原、被告双方分别于2015年8月31日、2016年1月10日对本案所涉借款欠付的本息进行了结算的事实,本院对该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1月,被告夏失滔向原告李梅蕊借款人民币80万元,双方约定借款月利率为2%。原告李梅蕊同意借款后于2015年1月22日将借款本金人民币75.2万元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至被告夏失滔指定的熊珊珊的银行账户。2015年1月22日至2015年4月21日期间,被告夏失滔向原告李梅蕊偿还借款本息共计人民币60万元(其中包含原告李梅蕊于2015年1月22日向被告夏失滔出借本金人民币80万元时预先扣除的三个月利息共计人民币4.8万元)。从2015年4月22日起,被告夏失滔再未向原告李梅蕊还本付息。2015年8月31日,原告李梅蕊与被告夏失滔进行结算后,当日被告夏失滔向原告出具了一张欠条,该欠条载明:“1.欠李梅蕊利息款壹拾壹万贰仟元整(时间2015年4月21日至2015年8月31日止),具体见结算清单;2.借李梅蕊本金贰拾万元整;3.陶顺宏欠李梅蕊人民币壹万伍仟陆佰元整,此款由夏失滔代付;还款时间9月20日”。被告陶顺宏于2015年9月8日在该欠条上注明:“以上全额担保,陶顺宏”。此后,被告一直未向原告还本付息。2016年1月10日,原告李梅蕊与被告夏失滔再次进行了结算,当日被告夏失滔又向原告出具了一张借条,该借条载明:“今借到李梅蕊人民币叁拾叁万元玖仟伍佰元,约定月息贰分(此借条是建立在2015年8月31日的欠条基础上,本息合计转为本金叁拾壹万贰仟元整,同时2015年9月1日至2016年1月10日的利息贰万柒仟肆佰陆拾玖元柒角贰分)”。
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关于本案借款本金的具体数额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的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因此,本院认定原告实际出借给被告夏失滔的借款本金数额为人民币75.2万元。在庭审过程中,原告承认被告夏失滔已向其还款人民币60万元,但该笔款项中包括原告预先扣除的三个月利息人民币4.8万元,被告夏失滔实际还款人民币55.2万元。被告夏失滔主张该笔还款系偿还的借款本金,而原告辩称双方对于还款方式未作约定的情况下,应按照先息后本的还款方式进行计算。根据被告夏失滔于2015年8月31日出具的欠条内容可以反映,原、被告双方进行结算时已认可被告夏失滔还款人民币55.2万元系借款本金的事实。故截止至2015年8月31日,被告夏失滔尚欠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20万元,利息人民币105280元(75.2万元×2%×7个月)。由于原告与被告夏失滔于2016年1月10日进行结算时,双方约定将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转为本金,且被告夏失滔又重新出具了借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故截止至2015年8月31日,依法可以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的利息数额为人民币105280元。本院认定本案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的借款本金数额为人民币305280元。因此,被告夏失滔除应偿还剩余借款本金人民币305280元外,还应以人民币305280元为本金,从2015年9月1日起至本金还清之日止,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支付利息。被告陶顺宏在被告夏失滔于2015年8月31日出具的欠条上签名并注明“以上全额担保”等字样的行为应视为其自愿为被告夏失滔的债务承担保证责任,由于保证人未注明保证的方式,故被告陶顺宏作为本案债务的连带责任保证人,应依法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夏失滔、陶顺宏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连带偿还原告李梅蕊借款本金人民币305280元及利息(以人民币305280元为本金,从2015年9月1日起至本金还清之日止,按月利率2%计算)。
二、驳回原告李梅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夏失滔、陶顺宏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635元、财产保全费2520元,由原告李梅蕊负担1831元,被告夏失滔、陶顺宏连带负担732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635元,款汇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农行黄石市分行团城山支行,户名: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帐号17×××18。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代雯莉
人民陪审员  傅靖宏
人民陪审员  杜惠英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潘晓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