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1600万

我是余涛涛,谢谢大家关心。首先我说这件事全部是真实的。另外夏失滔是大冶110指挥中心工作(职位可能是指挥长),她的姐夫在大冶人民法院当官,她的前夫在人民检察院当官,夏失滔伙同前夫的儿子徐钧智(曾用名:徐夏)大肆借款,累计祸害家庭36个,借款金额达到1600万元,其中在下陆邮政银行借款200余万,被下陆人民政府起诉到下陆人民法院,下陆人民法院在淘宝网上竞拍夏失滔的幼儿园,但是最后流拍了,大冶的受害者后来起诉到黄石中院及武汉的高院,这样才将包括下陆邮政银行在内的所有案件发送到大冶人民法院来处理。目前夏失滔就一个幼儿园估值约500万,其名下隐藏财产却谁也不愿意去查,据知道信息的人透露夏失滔给其子徐钧智购买豪车豪宅,给其女儿也买了房,但具体位置不知道。夏失滔曾经被下陆法院强行抓过去几天,但立马就被某领导派车给接了出来,有人在卖屋给夏失滔还债,有人还是亲属车祸的赔偿款,我们家的是我弟弟余康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牺牲国家给的抚恤金,我弟弟26岁牺牲,是总装部26军下一名3期士官年年获得优秀士官,是为了保护卫星不受损牺牲的,但是夏失滔及其家人的做法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原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