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道,这个法律

夏失滔已经不要脸了,但是感觉我们这些受害人还是不情愿和她撕开脸,我们家去告夏失滔之前还和她说了一声,她说什么你要告就告吧,告了我还是会给你钱的。后来一次质问她时她说什么你竟然告了就找法院还找我干什么。我在网上发贴,夏失滔一次打电话给我舅舅,在电话里哭了,说是把她的工作搞没了,她只是一时困难又没说不给。现在又是退休了,我真不理解这是个什么世道,也不理解这到底是哪个人的法律。

我不想整死夏失滔,但是每次心软一点,退一点,这个混蛋又变脸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